飞舟中文网为您提供更多热门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灵异 > 冥帝绝宠小辣妻

冥帝绝宠小辣妻

冥帝绝宠小辣妻
  • 来源:微阅云
  • 作者:见字如面
  • 时间:2020-08-08 09:53

  《冥帝绝宠小辣妻》是由作者见字如面所写的一本长篇的现代灵异小说,小说当前正在连载中,小说的主角分别是慕小乔、江起云。慕小乔出生的时候就天降异象,人们都说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十六岁时本该被当成祭品的她竟然在那一晚活了下来,人们更是惊讶不已。

免费阅读

  我叫小乔,慕小乔,慕家的女儿,以及——

  祭品。

  从那天开始,我经常会在梦中重复那一夜的恐惧,那种疼痛就算在我醒来之后也无法消散。

  父亲说那是血盟,以处子之血与阴人缔结的盟誓,所谓阴人,其实就是阴间的鬼。

  我们家和寻常人家不一样,是一个游离在常人社会边缘的家族。

  家里有人做先生、有人做相师、还有法医、殡葬等等行业,都有人。

  而我父亲是长子长孙,自然继承了祖业——经营一家不大不小的古玩店。

  有些上了年岁、沾了阴气的东西,父亲会去处理、收购、再转卖到有需要的人手中。

  慕家,墓家。

  我甚至怀疑我太爷爷是从墓里爬出来的,才会让整个家族都被这个姓氏拖累。

  而我,就是被拖累得最惨的那个。

  我出生的那年,家里发生异变、不少人莫名其妙的惨死、大部分是我家各个行业比较有出息的中坚分子。

  太爷爷说我们家常年沾染阴物,难免会扰乱阴间秩序,这是人家秋后算账来了。

  我出生的那天,电闪雷鸣、阴阳紊乱,我妈大半夜的在家突然破了羊水,老家距离县城的医院不远,然而那天的狂风暴雨引发山洪,冲垮了一座几百年的桥,于是我只能听天由命的在家出生。

  幸好奶奶经验丰富,在我啼哭后,我太爷爷就在祠堂案台上捡到了一只血玉戒指。

  那戒指暗红流光、看起来像凝固的鲜血,没有人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太爷爷摇头叹气,什么也没说。

  后来,我十六岁的时候,就被送到了我家祖宅地窖里的那张“床”上。

  说是地窖,其实家族里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座被掏空的王侯墓。

  冰冷的石椁木棺,就是我的喜床。

  那场如同噩梦一般的“白喜事”后,家里突然就风平浪静、再无意外。

  而我祭品的身份,就一直延续至今。

  因为那一夜的经历,我在整个家族中都被视为异类,好像我是鬼怪一般、人人都怕我、厌恶我,而我胸前挂了十八年的那颗戒指,据说就是那个与我相配的阴人留下的聘礼。

  冥婚是两个阴人的事,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会在那一晚死去。

  然而我却活下来了,虽然大病一场,但我确实还有心跳、有体温、有影子。

  那之后,我爸将我从老家接到身边,我跟我爸、我哥一起生活,表面上风平浪静,而夜里却常常被梦魇惊醒。

  我哥是学医的,他总缠着我问那一夜到底怎么回事,这样荒诞的事件让他难以想象。

  最近这梦魇越演越烈,每次都让我惊醒过来,对着一室的黑暗不知所措。

  因为夜晚的梦,我头痛欲裂,白天总是走神、夜晚却依然噩梦无边。

  而今天,那双手触感尤其清晰。

  这种触感不再是梦中,而是与两年前那一夜无异,冰冷且真实。

  “小乔,我的妻……”

  那双冰冷的手反复流连,冰冷的压迫感铺天盖地,让我浑身颤抖的回忆起那一夜的疼痛和恐惧。

  一个低沉冰冷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你很怕我?”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 火葬场秘闻录

    作者:小七七

    分类:悬疑灵异

  • 入墓之妻:冥王追妻第一名

    作者:苏二喵

    分类:悬疑灵异

  • 山村异事

    作者:张大锤子

    分类:悬疑灵异

    奶奶听我这么一说,当即就骂我:“你这个执迷不悟的小东西,你娘要害你,你还替她说话。你不相信是吧,你不相信我就让你看看,你娘到底让你干了啥事儿。”

  • 爱尽几生白发愁

    作者:佚名

    分类:悬疑灵异

    半醒半梦之间,像是听到了一个男子的声音:不要出门,不要出门……一直重复着不要出门这四个字。醒来之后,张可可的精神好了很多,那句一直重复的不要出门,也没有找到说这话的人,张可可也就没有在意。

  • 镇阴棺

    作者:五斗米

    分类:悬疑灵异

    “你还知道这个?”只是片刻,爷爷又恢复淡然,看着王远胜问。王远胜讪讪一笑,并不搭话。这会儿的我却陷入了沉思,二次葬?这个字眼有些熟悉,随即我猛的反应过来,小时候有一次偷看爷爷的古书,上面似乎有所记载,我印象很深刻,因为那次我被揍的屁股开花。

  • 一代天师

    作者:夏忆

    分类:悬疑灵异

    大浒还是不动,月光下,大浒诡异的将身体绷得笔直,湖水轻轻的吹动着他的衣摆,那是一件结婚时买的白衬衫。九香轻轻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大浒终于是微微的动了动,他缓缓的转过身来,只见他的喉结爆出,嘴巴微张,而一双眼睛不止何时竟然被扣去了眼珠,只剩下两个黑漆漆深陷的眼窝,两行鲜血顺着他的脸颊正在不停的“滴答、滴答”,整个胸前那洁白的衬衫早已成了一片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