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舟中文网为您提供更多热门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仙侠 > 我即王

我即王

我即王
  • 来源:掌文
  • 作者:我有一刀
  • 时间:2019-10-07 21:00

主角为陈君临虞雅南的小说是《我即王》,是由网络作家我有一刀倾心创作的一部都市小说。一个月前,陈君临的义弟,江南虞家长子,虞思凡,坠入钱塘江中,尸骨无存。他死前,甚至都没有机会…与义兄陈君临道别。死的蹊跷,尸骨无存,死无对证……

免费阅读

钱江,沿海入口。

一艘横跨大西洋而来的国际游轮,正缓缓行驶在江面上。

游轮上,放眼望去,尽皆是东方乘客。

在游轮的乘客休息室内,陈君临正安静的躺在椅子上,闭目憩息。

他的皮肤很白皙,面容儒雅,透着一股让女人都嫉妒的俊美气息。

在他身旁的窗台边,放着一块被黑布遮掩的物体,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他从,大西洋彼岸而来。

而今,是他数年后,第一次,重新回到了这片东方领土。

"阮哥,就是他!"

就在此时,一大群黑衣西装的成员,带着一名老大,怒气凶戾的冲进了休息室内。

在手下的指点下,老大阮昊目光锐利,直接锁定在了陈君临身上。

"就是你,打断了我两名小弟的腿?"阮昊声音平静,但却带着一股可怕的冷意。

十分钟前,一位残疾的退伍老人,无意间碰撞到了阮昊两名小弟。

两名小弟怒,当场辱骂那位退伍老人,并羞辱其是残疾人,让其下跪。

讽刺羞辱的嘲讽声,将坐在后排憩息的陈君临吵醒了。

而后,陈君临当场,踹断了两名小弟的双腿。

接到消息的阮昊,登时怒了。

在这个游艇上,还有人敢,动他阮系人马?

于是,他杀机腾腾的冲了过来,讨一个公道。

可此时,阮昊站在面前,凶冷的叱问,却没有回到任何回答。

陈君临依旧平静的躺在椅子上,闭幕憩息,对身外一切,都漠不关心。

"你可知道,我是谁?"阮昊面色更冷了一分,目光直直盯着椅子上憩息的青年。

可,依旧没有回应。

"我姓阮!这片江南省,你不知道我阮昊?!"

此言一出,前排的那位退伍残疾老人,苍老的身躯有些颤抖。

四周的那些乘客们,也都个个面色一变。

阮昊?

这座游轮上的大部分乘客,都是江南本地人。

所以,又有何人不知,何人不晓……阮昊?!

江南本地,赫赫威名的大家族。

曾经叱咤江南,横扫一片。

"对不起…一切都怪我,是我不小心碰到了您的两位手下…事出在我…与这位小先生无关。"前排座位上,那位残疾老人颤抖着身躯,支着拐杖,小心翼翼起身。

他的整条左腿,都已经被截肢。而今,成为了这些年轻人口中的嘲讽口柄,被喊成'老瘸子'、'残疾人'。

此时,老人家想将所有事情,都扛在自己身上。不想让身后的年轻人,卷入其中。

"老瘸子,这里哪轮到你来说话?!给我滚一边去!"

阮昊身旁,一名小弟面色冷戾,猛地一抬手,直接将那残疾老人家推开。

老人家拄着拐杖,被这么一推,整个人踉跄直接朝着身后倒去。

可,就在此时。一只白皙有力的手掌,却突然搀扶住了老人家。

只见,陈君临不知何时,已经从椅子上起身。

"老人家,没事吧?"陈君临将老人家缓缓搀扶起来,将他扶回了座位上。

"我没事…没事。"老人家摇着头,拉着陈君临的手,一个劲的劝道,"年轻人,此事因我而起,与你无关呐,你不要管了。"

老人家,是想保陈君临。

面前这群人,凶神恶煞。他怕这个年轻人出事啊。

陈君临将老人扶回座位,而后起身。

他缓缓解开了衬衫衣袖的纽扣,而后,挽起了衣袖。

下一秒!

"啪……!"他狠狠一巴掌!

那名推搡老人的小弟…直接被一股巨力,给狠狠扇飞出去!

"轰…!"小弟的身躯狠狠飞出,撞击在一面墙壁上,直接将船舱墙壁装的凹陷。

"噗。"小弟身躯狠狠落地,直接大口喷血。

整个游艇休息舱内,一片震愕死寂。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一巴掌,将人扇飞?

就连…钢板都被轰的龟裂凹陷?

这,简直。

陈君临面色冷漠,一步一步,朝着那名小弟走去。

"你!住手!"身后,传来阮昊的怒喝声!

可,陈君临直接将其无视了。

他一步一步,走到了那名小弟面前,直接一脚,踩在了那小弟的脑袋上。

"他是一名退伍战士。"

"一名战士,何时能轮到…你这种宵小,欺凌恶霸之?"

陈君临的皮鞋,狠狠踩踏在那小弟的脑袋上,力道之深,几欲将他脑袋踩爆。

"他身负血泪,保家卫国之时,你在何处?"

"他身受荣辱,肩佩勋章之际,你又在何处?"

"他的腿,被炸弹所毁。这,是荣耀!"

"没有他,你们这群宵小黄毛,何来这…太平盛世?何来?!"

陈君临的声音,逐字逐句,如雷震喝!

那名小弟被踩在地上,剧痛惨嚎。

而,那位坐在椅子上的残疾老人,苍老的身躯在轻颤着。他的双眼,已老泪纵横。

一滴浑浊的泪,从皱纹苍老的眼角滑落。

多少年,多少事…又有多少人,能记得他?

他当了瘸子一辈子,从未有人,像今天这般,尊敬过他。

"咔嚓!"一声,脆响落下。

那名小弟的双腿膝盖,被齐齐踩断。

铁血荣勋,抛头热血。

老战士,岂容辱?

辱人者,自食其果。

前一秒,还在骂人瘸子的小弟,此时此刻,自己…亦变成了瘸子。

陈君临收回皮鞋,目光平静漠然,缓缓转身,朝着自己的座椅走去。

那名老人颤抖着,伸出右手,对他…行了一个礼。

陈君临止步,回礼。

"谁敢动老先生,下场如他。"陈君临目光环视四周,而后指了指地面上,那颤抖着的断腿小弟。

全场,一片死寂。

而后,他与阮昊擦肩而过。

继续躺回椅子上,憩息养神。

阮昊整个人站在那儿,面色都在狰狞抽搐。

"你敢,当我的面,打我的人?"

"你真不把我阮某人放在眼里?"

"就算是战士,又如何?在这江南市,我阮昊,便是天。"

阮昊面色冷戾,带着一股寒意。

如今,游轮已经驶入了江南的海域。

在这江南浙省,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如此无礼。

当着他的面,踩断他小弟的腿?

这,简直打脸,挑衅。

"哦,是么?这天应该快塌了。"陈君临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淡淡回了一句。

"你,当我阮某人是废物?"阮昊双拳紧攥,前所未有,如此暴怒过。

陈君临躺在椅子上,缓缓抬了抬眼角,回了四个字,"你说对了。"

阮昊:"……"

身后的小弟,"……"

全场所有游客,"……"

这。

简直。

此人竟敢,如此…顶撞阮昊?

在所有游客眼中,这个青年…恐怕必死无疑了。

"我很好奇,你叫什么名字?敢在这江南地域,如此肆无忌惮?"阮昊面色无比的冷漠,嘴角,带着一抹掩饰不住寒意。

"你,不配知道。"陈君临平静的,回了个他五个字。

阮昊怒极反笑。

他纵横江湖多年,从未见到过,如此…嚣张跋扈之辈。更何况,对方还仅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

就在现场气氛,剑拔弩张之际。

广播站喇叭,却突然响起了播音声。

"尊敬的乘客您好!本国际航班游轮,前方即将抵达终点港口,杭湾港。请您做好下船准备,感谢您对本游轮工作的理解与支持!"游轮,快抵达港口终点站了。

听到即将抵港的消息,阮昊的面色,闪过一抹冷戾。

"年轻人,今天,你不会活走出这个港口。"

阮昊面色平静,就这么冷冷盯着陈君临。

今日,他渡洋旅游归来,手下小弟,早已安排好人手,在港口等候接他。

就算,眼前这年轻人身手再了得,那又如何?

下了船后,他的小弟就在港口等着。

这青年人,插翅难飞。

陈君临面色平静,用眼角余光,斜斜扫了他一眼。

"你也不会活着,走出这艘游轮。"

这是,他的回答。

当,听到这句话。

阮昊笑了。

这,是他横行江湖以来,听过天大的笑话。

身后的小弟们,也跟着一片嘲讽的大笑。

开玩笑,在这片江南市,还从未有人,敢如此…对他们老大说话的。

这青年,是在自掘坟墓。

而与此同时,游轮…也终于缓缓靠岸了。

可,就在游轮刚靠岸后。

游轮舱外甲板上,却突然传来一片杂乱惊慌的声音。

游轮上的那些工作人员和水手们,似乎…面色紧张,慌乱。

游轮休息舱内,众游客们却并未察觉到外面的异常。

阮昊目光冷漠,扫了陈君临一眼,"年轻人,你可以提前想好死前遗言了。我在港口码头上,等你。"

而后,阮昊的目光,又扫向了前排的那名退伍老人。

"还有你,老东西。下船后,你也跑不掉。"他的目光,带着狰狞。

今天,这两个人,一个,都跑不了。

说完,他双手负背转身,气息冷戾。就这么带着手下们,径直朝着出船舱外走去……

今日,这个青年,必死无疑。

而那个瘸子老头,也要陪葬。

可,就在阮昊带着小弟们,横行无阻的走出舱门甲板后,下一秒,阮昊脚下的步伐,突然顿住了。

阮昊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身后,那群小弟们…也齐齐停住了脚步,如石化般,立在原地。

阮昊瞪大了眼睛,目光不敢置信的望着船甲板外,那一片港口码头……

放眼望去。

整片杭湾港口,都被如潮的人海席卷。

他们,身穿墨绿色制服。如同一枚枚刀刃,笔直挺立,交织成一望无尽的人墙海浪。

"让一让,他们是我的人。"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一道平静的声音。

阮昊和小弟们下意识的身躯一颤,扭头往后望。

只见,那名儒雅青年,不知何时,已从休息舱内走了出来。

他的右手,端着那块被黑布遮盖的'东西'。

气息儒雅平静,就这么站在甲板前。

这一刻,阮昊竟是有些轻颤。

他下意识的挪动颤抖的腿,本能让开了一条路。

身后的小弟,也惊骇的让路。

陈君临就这么,端着'东西'走上前,缓缓站在了游艇台阶前。

他目光平静,环视着前方码头的那一片人海浪潮。

"恭迎,至尊归来!!"

港口码头,人海齐齐开口,声震如雷!

那无尽声浪,在上空震颤回荡。

所有人,但凡目光所视,尽皆以他,一人为尊!

那一刹,游轮甲板上…所有人,都被震慑。

那种震撼,心神颤抖啊。

阮昊整个人…都在颤抖。

双腿,止不住的哆嗦。

尊?

至…至尊??

他,是至尊?!!

与此同时,无尽人海中,一柄巨大的旗帜,缓缓升起。

蟒雀吞龙旗!

一支蟒雀吞龙旗,世间不败吞万里!

一刹间,整艘游轮上,所有人…尽皆被那面'蟒雀吞龙旗'给震慑的神魂颤抖!

船舱甲板上,那名老人面色颤抖,拄着拐杖,激动的一拐一拐来到游轮护栏前。

他眸光激动颤抖,双眼泪崩。

"蟒…蟒雀吞龙。"

有人知,有人不知。但,此时此刻,无论是谁。所有人…尽皆身躯在颤。

蟒雀吞龙,世间霸道。

这面旗,代表……一个传说啊!

游艇甲板上。

陈君临转身,看了阮昊一眼,"方才,你有一句话,我实属难忘。你好像说……就算是战士,又如何?"

"我这一群,都是战士。你要不要……试一试他们如何?"

他声音平静,看着阮昊。

唰!阮昊整个人面色煞白,双腿止不住的哆嗦颤抖。

"误…误会。这是一场误会…!"阮昊身躯颤抖,连连改口解释。

"哦,误会?"陈君临目光幽幽,嘴角的弧度有些收敛,"你还说,我不会活着走出这个港口?"

阮昊面色惨白到极点,冷汗惊恐如雨。

"不…不敢…小人绝不敢有此等想法…这是一场大误会!"阮昊身躯颤抖,连连求饶解释。

陈君临目光幽幽,缓缓说道,"可我,当真了。"

"你,不会活着,走出这艘游轮。"

此话说完。

铮、铮、铮…!

身前人海,齐齐佩刀出鞘!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 诸天万道

    作者:漠轻寒上

    分类:玄幻仙侠

    无尽的虚空之中,古老的画卷缓缓展开,只见极光破碎亿万星辰,圣笔勾勒诸天万道,铜镜映照众生万象......少年崛起于苍茫之中,与己斗,与人斗,与天斗......与他战,谁配?

  • 武神主宰

    作者:暗魔师

    分类:玄幻仙侠

    天武大陆一代传奇秦尘,因好友背叛意外陨落武域。三百年后,他转生在一个受尽欺凌的王府私生子身上,利用前世造诣,凝神功、炼神丹,逆天而上,强势崛起,从此踏上一段震惊大陆的惊世之旅。

  • 无敌炼药师

    作者:陈昭明

    分类:玄幻仙侠

    圣武大陆,武者独尊!而武者又以炼药师为尊!没有炼药师的辅助,武者不可能成为强者!医学院学生叶非穿越到圣武大陆,却无意中融合超级计算机星河号,星河号,号称可以计算一切。于是,一代无敌的炼药师传奇就此开始!屠杀亿万的魔神想要来求药?拿你的神器万魂塔来换!权势无边的神界圣子来求药?先在外面等三个月!倾绝天下的凌霄女帝想要来求药?那个啥,咳咳……!

  • 穹宇天尊

    作者:魔珏

    分类:玄幻仙侠

    苍天已死, 黄天当立, 万物应劫, 再创穹宇! 黄天,因正派失信,万物生灵遭疯狂世劫数,而降临人间,分别化作一男孩叫做——黄天玉,和一女孩叫做——魔灵儿,历经无数凶险,最终合为一体,成为掌控现在的天意——真正的黄天,且还和掌控着过去,但实力大大减弱的苍天,转化成的一位,近乎于完美的美女相识相知,最后一起平定了一场宇内浩劫,回归到属于他们的天外天境界!   边说话他还一边捋了捋,自己的长须。   可那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人,却像是有点着急似的说道:“老兄,你要和我开玩笑,那也得等咱们,办好了咱们来这里的,那些事再说吧,今天这个日子,咱们可都已经,足足等待了整整三千年了,那些小子们,可都还被关在,那座破塔里受苦呢,咱们赶紧去那里,让那些家伙遵照约定,将他们先放出来吧!”   说完后他就朝,那片密林深处走去了。   看着他那个样子,那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却不是很在意的说道:“欲速则不达,很多事情你我都知道结果!眼下咱们就是再怎么着急,也无济于事,毕竟这里,可不是咱们的地盘,咱们就是要让他们,将那些小子放出来,那也得一步一步的来。”   说完后他竟化作了,一片墨黑色的光芒,消失不见了,紧接着那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人,也化作了一片,淡青色的光芒,消失在了那里。   但时间不长,他们竟一起出现在了,那片大山,和密林最深处的一片,非常幽静的深谷中。   看着周围那些,乱石林立的山峰,和那些还在,下着的细雨,那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人,忽然向那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说了句:“老兄,刚才我已经露了一手,现在你也该,施展施展你的手段,让那座东西现出来了吧?”   说完后他还看了看,他们前面那座,高耸入云的巨大山峰。   而那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一边看着那座大山峰,一边捋着自己的胡须,忽然从双眼中,释放出了两团,一人多高的黑色骷髅头怪影,轰隆隆的环绕着,那座大山峰,爆射过去

  • 霸剑圣尊

    作者:半夏

    分类:玄幻仙侠

    流云宗弟子郑辰遭暗算致死,却被一代剑尊附体重生。殿试大比展剑技,入剑冢,吞剑气,修剑意,不入同盟,自创剑盟。三宗论剑,夺得阳城第一剑。前一世的剑尊,再耀今世的辉煌。一位少年,一柄青风,一条血路。

  • 河山图

    作者:苏启文

    分类:玄幻仙侠

    家河山破碎,唯有图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