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as

呼吁:免费抗艾治疗 向医保过渡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1—10月,广东新增艾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9000人,其中93%经由性传播,这其中又有1/3是同性感染。”从上世纪80年代发现第一例艾滋病毒感染者至今,艾滋病毒已经在人类世界肆虐了近40个年头。艾滋病毒的传播方式也在发生变化。近日,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蔡卫平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感染人群的变化,对抗病毒治疗提出了新的需求,传统的“四免一关怀”政策应该向医保过渡

持续15年的“四免一关怀”

“四免一关怀”政策从2003年提出,2004年落地,至今已经有15年的历史。

蔡卫平介绍,在上世纪90年代,“一个月的抗病毒治疗几乎要吃掉一个万元户”。“四免一关怀”政策的及时出台,挽救了一大批感染者。“这一政策初心主要是救济农村卖血感染的人群,适用范围主要为农村居民和城镇未参保的经济困难人员中的艾滋病病人,但在推广中并未加以严格限制。”让艾滋感染者和病人获得免费治疗药物的政策,使得中国艾滋病人治疗人数迅速增加,病死率明显下降,“连主要检测费用也全免,当时在全世界可谓绝无仅有。”

但经过多年实践,“四免一关怀”政策遇到的瓶颈也越来越严重。“统计显示,目前我国抗病毒治疗在治人数60.5万,治疗总费用在增加,新的抗病毒药物也难以进入免费清单。”

蔡卫平介绍,正在使用的抗病毒治疗药品共8个,国际指南推荐的主流药物整合酶抑制剂和新型单片复合制剂等均不包括在免费抗病毒治疗药物中。

这也意味着,目前患者使用的仍是国外十几年前的“老药”,要忍受头晕、恶心等药物毒副作用,依从性受到影响。“有的病人服药后会头晕,跟醉酒一样,必须睡前才能服药。即便如此,睡梦中还会噩梦连连。有的病人甚至宁愿死也不愿意吃药,或者直到发病了才去吃药。”

“目前我国抗病毒治疗覆盖率仅为79.7%,要达到90%的目标任重道远,迫切需要根据流行模式改变和社会经济发展的需求调整抗病毒治疗策略。”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蔡卫平早在2018年两会上就提出了相关建议。

多种抗病毒药物已进医保

艾滋抗病毒治疗的“鸡尾酒疗法”,意味着病人通常一天要服用数种药物,抑制病毒在体内的数量。在蔡卫平的病人中,90%选择的仍是免费药物。“如果选择自费药物,意味着一个月至少自付3000元的花费,跟终身‘供楼’一样,一般家庭难以承受。”

据介绍,目前已有多款抗病毒药物进入医保目录。2017年2月,人社部印发了《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在现有国家免费抗病毒药物的基础上,新增了数个艾滋病治疗药物。

2018年12月,医保目录内、非国家免费抗病毒药物被纳入《广州市社会医疗保险门诊特定病种药品目录、诊疗项目目录(2019年版)》(征求意见稿)。

蔡卫平介绍,广州患者可以选择医院提供的免费治疗药物,也可以选择医保目录内、非国家免费抗病毒药物,在特定门诊报销,限额800元/月。

今年3月1日起,对于艾滋病毒感染者,医保目录内、非国家免费抗病毒药物在门诊统筹也可进行报销,限额300元/月。待2019年版门特目录正式执行后,这两项政策可以叠加,患者的用药负担会进一步降低。

不过,目前只有个别省市把艾滋病抗病毒治疗纳入医保门特,部分抗艾滋药物虽然列入国家和省级医保目录,但患者依然无法获得报销。

蔡卫平指出,目前性传播尤其是同性传播已经成为主要途径,采用个人和国家医疗保障共同承担医疗费用的方式,药品专项供应转为医保模式,对于提高患者服药依从性和抗病毒治疗质量和效果,最大限度发现感染者并减少传播,具有重要意义。他建议,对经济困难的艾滋病病人仍然按照现有政策提供国家免费药物,以国产仿制药物为主。对有医保覆盖的患者,提供医保目录中较优化的抗病毒治疗方案和检测方法,医保和患者个人共同承担费用。对于新获批上市、尚未纳入医保目录的专利药物,患者根据自身经济状况,自费使用。

本文地址:http://www.fzgfdz.com/ent/20190415/437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