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戈小说网>总裁豪门>别人逃荒我咸鱼>第253章 万宝镇

下边村落的落籍费最便宜的五两起步,好些的村子二十多两不等。

而不要落籍费的,距离雍州城差不多都得上千里路,远得没边了,那倒是不要花钱子。

众人看着比往常至少涨了三倍不止的落籍费,心下犹豫不决。

有人想着去村里,银子少花点,后头还得留着盖房子、买田、买杂物等。

有的则想着反正挪都挪了,不如往好点的地方挪,万一后头再遇上啥不可抗力的天灾人祸,怎么也能比旁人更多一份保障。

思忖片刻,林小月指到其中一处叫万宝镇的地方,“这吧,距离雍州城不远不近,离军囤相对近些,落籍费三十五两。平日里有士兵巡逻,治安肯定好,住在这里进镇方便。镇子也大,基本买个啥也都便利,以后做些小买卖什么的也不愁销路。”

雍州城是有驻扎的军营,经常能够瞧见巡逻的士兵们,治安绝对是一级棒的,起码比起他们以前那个犄角旮旯的小村子安全系数肯定要高了不知多少倍。

要说她咋知道的,听呗,这周围的人叽里呱啦的不都在议论着吗?多听听总没坏处不是。

众人有些犹豫,一个人三十五两,人多的家里光是落籍费就得好大一笔银钱,落了籍还要买屋买田买其他吃穿用的东西。

再者,身上总还是要留一些银钱,不能一股脑全都花干净了,万一后头遇上个啥事的,岂不是干瞪眼。

倒是吴千户听闻他们选了万宝镇,一个劲的劝说那地方安全,交通也便利。

关键是以后他带着兵蛋子出去巡逻时,窜门近不是。

林小月见众人还是犹豫不定,知道大伙是怕银钱花完了,后头遇上点啥事就麻烦了。

她想了想,还是建议大伙选择安全点的地方落户,这样保障也高些,若是银钱不凑手,他们家也能先借点给众人。

落户后大伙还能一起做点馒头、杂卤的小生意,镇上人口多不愁卖,就算镇上销不出去,万宝镇离雍州城也不远,也能往州城销。

而且,一来一回有牲口拉车,路上还能拉上几个顺路的,赚点零碎钱。

众人闻言眼睛一下子都亮了,馒头、杂卤他们可是吃过。林家愿意拿“秘方”教大伙做生意,都得是过命的交情才能如此大方。

且,两样吃食都不贵,一般百姓都能买得起,一看就不愁销售不出去。哪怕薄利多销,也能让他们手头快速攒起银子来,这样就不用为口袋空空而心慌了。

苗氏看了眼林小月,她打心里是希望和众人住得近些,日后也好有个照应。可两样吃食的做法都是来自“神仙”,她怕自家闺女贸贸然把做法公开出去,会引得“神仙”不愉。

没看上回神仙一不高兴,好长时间都不搭理自家闺女了,虽闺女说原因不在她,但,这咋好说呢?(忘了的亲可回看221章)

林小月接收到苗氏担忧的信号,冲她摇了摇头,示意她无事。她这么做,只是想对刚才大伙维护她之情,回报一二而已。

生计有了,众人心里也踏实许多,一个个强压着勾起的嘴角排排站,等负责记录的官员给他们做记录、缴银子、领牌子,然后就可以进城了。

负责记录的官员因着有吴千户给他打了个底,也有心想和他们攀个交情,虽说都是走过场的那点子微不足道的情面,但顺口的事,结个善缘,锦上添花,谁不乐得做呢。

于是,有守城的两个官员帮忙保驾护航,林家一行人一套流程走下来,拿着户籍证明都觉得恍惚得不太真实,这办事顺畅得简直让人羡慕嫉妒恨。

另外两个负责登记的官员,看着这边一下子利索的办好了所有手续,并领取了定户牌,笑得见牙不见眼的三十多人,眼尾抽了抽。

心想,这些人还真是好命啊,看着像是普通泥腿子,挺磕碜的,但一个个竟然都能定户在县镇上,也不知是啥来头背景的。

负责登记的官员:……

不可说,不可说哟。

等一切办好,吴千户询了下他们是搁城外领粥,等次日官府统一安排的差爷,领队带往不同的地方,还是进城找客栈休整一宿,明天再出城集合。

众人不解,吴千户又特地解释了番。

为了疏导难民,在确认没有感染疫症后,每隔数日便会有对接的人员,将难民分批次带往下辖各处的县镇村。

众人又是喜出望外,果然还得是州城,安排的就是仔细。

林小月也很意外,公家这是还给安排了“导游”,这服务怕不是“美团”的复古版?这届官员很秀啊。

众人不差这点吃食,没必要和真正有需求的难民争那么点口粮,互相确认了下,决定还是先进州城休整一天,明日一早再出来集合出发。

吴千户点了点头,特地招了刚才负责引导的那个小兵,带林家一行人进城找间客栈休息,他自己则要回去跟上峰汇报情况。

众人对吴千户长揖到底,表示感谢,林小月也不含糊,拿了空间里500ml装的二锅头,盘到山寨那些装酒的小空坛里,送给吴千户当谢礼。

这年头的烈酒度数也不过十几二十多度,50多度的二锅头想必能给好酒的男人,带来很不一样的刺激感。

吴千户帮他们一行人开后门是冲着金令去的,没想过对方还能给他回礼,这可算是意外之喜了。

虽然酒坛子用红纸封着,闻不见味,但难得的是这些人知礼懂礼,不会一味的光想着占便宜,这般日后往来走动,才让人身心舒畅。

吴千户安排好人照顾他们后,便有事先行离开,众人则跟在引导的小兵身后,牵着自家的牲口准备进城。

“请、请留步,请留步。”

朝他们喊话的是刚才棚里给他们一行人把脉的老大夫,老大夫原本还想等着,一会看过去长得凶神恶煞的那个官爷走了,他再上前向这行人中的大夫请教来的,可没想成,他左等右等,等到最后竟是要眼睁睁的看着大夫差点进了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