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一家子亲戚竟然闹成这样……”宋荆叹息一声,瞅着宋澜直道,“你日日去碧水堂马车坐着的可不是你一个人,你以为为父不知道你如今和谁来往?你如今也老大不小了,亲事总该提上日程了。若不是看你已经有了想法,这阵子我已经叫你去相看了,还能让你在家里好好呆着?”

宋澜愣了半刻,没想到宋荆竟然一直在关注着他在做什么。

宋澜挠了挠自个儿的脑袋,声音也跟着小了两分,“那人家可没说过喜欢我……”

“人家若是不喜欢你,谁会一个月都蹭你的马车?在你老子面前揣着明白装糊涂,真是胆儿肥了。”宋荆瞪了一眼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冷着声道,“你倒真没有你爹的半点风骨,你若是再不上门提亲,你爹都替你脸上无光。”

宋澜顿在原地,好半晌才回话,“知道了父亲,您这是同意了?”

“这有什么不同意?我巴不得你早点成亲。那卢家也是高门大户,你娶她是门当户对。”宋荆瞪了一眼自个儿儿子,“还不快滚!”

宋澜见状麻溜得滚出了书房。

而宋澜不知道的是,卢府如今也是着急上火。

卢夫人如今看着自家女儿,蹙眉出声,“我可是听说了,如今将军府来了个表妹,长的比你漂亮多了。你如今还拿不下宋澜,只怕是要拱手送人了。”

卢紫君如今倒是神经大条,只笑着道,“那是人家表妹,总不该觊觎自己表哥吧?”

“傻孩子,又不是同姓,古往今来表妹嫁给表哥的例子多的是。”卢夫人伸出手指头去戳了戳卢紫君,沉声道,“如今都一个多月了,也没见你们有什么水花啊,眼见着你年纪一年大过一年,不能再耽搁了。”

卢紫君却直撇了撇嘴,低着声道,“人家都叫我京城悍妇,宋澜要是看不上我也是正常。”

“你还知道别人叫你京城悍妇呢?枉费我从小给你请了那么多的师傅教你规矩,竟然全都被你气跑了。”卢夫人想到这儿越发生气,“你哥哥也是,就是不成亲,你们兄妹俩真是想气死我。”

卢紫君看着卢夫人一副生了大气的模样,忙不迭出声道,“太太,我一定想想办法,探一探宋澜的口风。他如今年纪也不小了,总归是得成家立业的。”

“你不快些想想法子,只等着宋澜那个表妹下手了,你便什么都没了。”卢夫人瞪了一眼卢紫君,想叫她知道着急些,偏偏卢紫君是个不知道替自己争的。“实在不行,我可要去将军府提亲去了,丢脸也总比女婿没了强。”

“他那个表妹真有这个心思吗?”卢紫君如今却还十分懵懂。

“你有个手帕交认识南红秋,早就帮忙打听清楚了。这关素蓉啊,可不是宋澜亲生的表妹。不过是宋荆将军的继母亲妹妹的孙女儿。他们来京城不住在老夫人在的宋府,反而去投奔将军府,你以为他们有什么心思?”卢夫人想到这儿,直瞪了一眼卢紫君,恨铁不成钢道,“也就只有你,蠢笨如猪,把人家当好姐妹呢。”

卢紫君听到这儿,哪里还能不气,登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气呼呼道,“好一个关素蓉,竟然打的这个主意,亏我还真心待她,敢抢我的人?看我去骂死她。”

“你去将军府骂人?你还要不要脸了。”卢夫人如今正气着,将卢紫君推回到椅子上,“如今你要想办法拿捏住宋澜,而不是想法子去跟这小蹄子斗法。”

卢紫君哀叹一声,“怎么拿捏?”

卢夫人瞪了一眼卢紫君,出主意道,“你叫他快些上门提亲。”

卢紫君趴在了桌子上,一脸哀愁,“如今窗户纸都没捅破,怎么叫?”

卢夫人瞧着卢紫君缓缓出声,“那你就跟他说清楚啊,要是他不应,正好不用继续耗着,给你找其他的人家。若是他应了,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啊?”卢紫君面色犹豫,又瞧着卢夫人道,“若是他不应,日后见面多尴尬……”

两人正争执着,外头的妈妈却是喜气洋洋地进了门来通报,朝着卢夫人笑道,“太太,如今将军府的宋郎君正在外头,只说想带着咱们家姑娘去买些念书用的笔墨纸砚呢。”

卢夫人听了这话也跟着高兴起来,“说曹操曹操就到。正好是个好机会,快收拾收拾,去跟宋澜说说清楚去。”

“母亲……”卢紫君虽然有些犹豫,却还是硬着头皮打扮了一番,扭扭捏捏站在了卢夫人的跟前。

卢夫人看着卢紫君打扮了一番的模样,终于高兴的点了下头,“不错,快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记得母亲跟你说过的话。”

卢紫君应了一声,小步地出了门去。

宋澜在马车旁,穿着还是初见时那件绛紫色的锦衣。

宋澜不似殷易臣那般像个权臣,将军自然像个将军,却因得年纪不大,便极易在一众男子中鹤立鸡群。且他和貌美的宋婉宁是一母所出,容色自然不会差到哪儿去。

如今盛京的闺阁女子大多喜欢的是探花郎那般文质彬彬的郎君,偏偏卢紫君喜欢的是宋澜这样的将军。她瞧着宋澜,心下越发欢喜,宋澜的亲事只怕也不难找,如今却还是没有定亲。

宋澜站在卢紫君跟前,看着她的模样,低声笑道,“瞧什么呢?”

卢紫君回过神来,低低出声,“没什么?你要买什么东西?竟然还这样大费周章的叫我出门来。”

“不过是个幌子罢了,带你去看个好东西。”宋澜看着卢紫君上了马车,自己则是坐在车辕处驾车。

卢紫君掀开车帘来瞧宋澜的背影,他身姿挺拔,人也英俊,这样一个男儿,实在是良配。只是如今她背着宋婉宁勾搭她哥哥,还盼着宋婉宁知道了以后别生气。

卢紫君正心虚着,却见宋澜的马车朝着郊外的马场去了,最后停在了城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