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戈小说网>总裁豪门>半生落壹世活>第184章 那年那事那人

考试结束,寒假也就开始了。景玉鸣哥哥和姐姐好早就放假回来,高校就是好,寒假都能放一个多月,正月十五以后才开学。上了几天网的他们实在感觉无趣,也就早早回老家找同学玩。

景玉鸣考试结束,就也带着景奶奶回老家准备过年的事,家里还要修缮打扫。两个大的除了外面打牌就是打牌,基本上白天看不到他们,只有早晚在家吃饭。

王灿叔还是天天在砖厂干活,基本上看不到人,中途聊过一晚上,景秋家已经没有人了,空荡荡的门都歪倒。沐丫头过年没有回来,出省参加比赛去了,很多比赛都是假期进行,所以过年也回不来。

中途他借王灿摩托去了镇上好几次,主要是了解石坤那边的进展,整体还可以,已经秘密召集了大几十人,都是隔壁邻省的人员,没有在本地发展,为了掩人耳目。看来石坤做生意还是有点道道,能打通自己的势力路。

星灿帮那边他就去过一次,刀哥还认识他,其余都各忙各的,两人吃着烧烤,抽着烟,分享着相互之间的故事。说不定某一天他们两个也会站在对立面,因为代表了不同的立场。

很快就到了过年时间,景玉鸣三人去哪个亲戚家都被人追问,先是夸赞景哥姐长出息,景建国有福气,两个大学生,不得了,以后去大城市享福。景建国夫妻开心的不得了,毕竟这就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不过景玉鸣一直是小透明的存在,介于面子他们都会象征性问问景三毛在哪里打工,每个月多少钱之类的,因为还没几个人知道他在读高中。

只有在大姑妈家的时候,王大锤等人也在,姑妈正在拉着景哥姐问着大学生活,大家都羡慕不行。然后又问王思文和王莉莉成绩,毕竟都要顾及到,不能让王大锤有想法。

“嗨,小文成绩一般,刚刚寒假考试班级第十,按照每年这个学校的升学情况,589可以冲刺,112应该问题不大,不过为时尚早,还有待定论。不知道景三毛成绩咋样?读的什么学校?我都忘记了,是正规学校吧?别到时参加不了高考呀,哈哈~”王大锤边衬托着王思文的厉害,边把景玉鸣推出来对比。

大家都齐刷刷看着景玉鸣,有人很好奇他竟然还在读书?有人是抱着看戏心态,有人则是很尴尬的心境。毕竟王思文的成绩打样在前,景玉鸣除非高于王思文,否则都处于劣势。

“我啊,很不才,没有你家那狗子爱读书。不过读书比你多就可以,毕竟市里的几个高中我还知道,你就不知道,大家继续嗑瓜子哈。”景玉鸣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然后招呼大家吃饭,向着王大锤翻白眼就走了。

大姑妈见状也来圆场,赶紧让这个事翻篇,吃完饭大人们都在打麻将,景玉鸣没事干,骑着摩托车去镇上转转,也是散散心。因为有王大锤的地方,就一直在比较,吹牛,听的刺耳。

来到熟悉的大街,还是很感慨,第一次也是来大姑妈家,和王灿坐着牛车来的,起因也是王大锤的讽刺。今日的过年又是王大锤的攀比,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游荡,漫无目的的走着。

买了一些摔炮,自己玩了玩,也是弥补了童年的缺失,吃了一些麦芽糖,吃了一点龙须酥,吃着吃着他就眼泪滚滚。这些东西他以前从没吃过,今天突然想着吃,就吃了一些。

自己去店里又买了点东西,骑着摩托车靠着记忆的地址,来到石坤村里。远看他们的村比景家村强多了,好多新房子,可能就是石坤被赶出来那段时间他们村都在攀比建房子,全是两层或三层楼,还是很阔绰。

来到村口,景玉鸣看着人人往往的村路,都是相互串门的人,他随意拉了几个人打听石坤的住处,哪知道这几个人听到石坤名字就怕,借口跑开去了。

可能是因为他和石坤年龄相近的原因,人家以为他也是混街子,所以听到找石坤就跑远。景玉鸣无奈只能找个小朋友问石坤家位置,然后自己找过去。

快到他家门口才发现,很多摩托车和自行车停在路边,几个小年轻在那里蹲着抽烟,里面热闹非凡,景玉鸣没有过去凑热闹,应该是帮内兄弟来过年庆祝,这也是礼节。

他一个人停好摩托车,在村里晃荡,看到一个小卖部,里面很冷清,路边也没人照顾生意。他走进去买了一盒烟,坐在窗口石板上,抽着打发时间。

“小伙子,你是谁家亲戚?没见过你嘛以前。”一个长相和穿着都很儒雅的高个子老板伏在窗子前,笑呵呵问着景玉鸣。

反正也没生意,家里人也出去串门了,自己无聊就看着孩子一样的新面孔,找个人聊个天打发一下漫长孤独的时间。

“来大哥,抽一根,恭喜发财!我不是这个村的,石坤妈以前欠我们家钱,我过年没去处,所以来看看,刚刚路过发现他家门口人太多,所以等会过去再找他。”景玉鸣假装说着。

“哎呀,你说石坤家欠你钱呀,那你想拿到有点难度,硬逼你受伤,软施他不领情还是你受伤。他现在可不得了,已经是社会黑人,做事心狠手辣,没有半点亲情。”

“我劝你呀,还是死了这条心,就当被人偷了吧。大过年的,被打一顿不划算,我们就讲究一个平安过大年,自己身体好再赚就可以,是不是?”老板接过烟,同情的看着他。

“他现在这么厉害呀,我来的时候看村里很多人都怕他,都没人给我指路,这是为啥?”景玉鸣好奇的问着。

“哈哈,没人愿意就对了,谁都不想被找茬。在这个村,应该没人愿意给你带路,你看他家现在热火朝天,全是混街子,听说已经是老大了,腊月三十半夜转钟,他家放烟花炮竹2个多小时,没有停。”

“年初一,一大早,很多五颜六色头发的小年轻就开始车来车往去他家。一直到今天,天天如此,啧啧,感觉家里都要吃空了。人啊,还是得有点权势哈,你看他家以前多没落,被人欺,现在多风光,转眼也就几年时间。”老板眼中唯一的同情感是在这一刻出现。

“他们家为啥没落?以前他妈妈为了他读书才借钱,家里有点收入整体不是还可以么。她也一直努力挣钱供他读书,希望他能出人头地,之后发生什么了?”景玉鸣带着疑惑问道。

“今天反正过年,也没啥生意,你在外面要账不回家也不容易。和你也投缘,我就给你说一个故事,然后自己决定去留吧。”老板吸口烟看着行人呆呆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