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戈小说网>总裁豪门>兽世:生而为狼,我有无限复活甲>第467章 不可能的可能

——以下为路杰主视角——

“所以,你认为那样东西到底是什么呢!?难不成是……神……”

兴奋的情感就像是黑暗涵洞之中的光点一般,让我忍不住被其吸引,被其支配,以至于我都忘记了面前的伊尔亚是一个“精灵”,险些就将“『神明信物』”这几个字脱口而出。

好险,好险……

好在我这次没有太迟钝,及时反应了过来应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打住了下一个音节的发出。

“神?”

伊尔亚有些不理解,然而我只是天天嘴唇,说了声。

“我……我没想好所以就冒出了一个奇怪的音节而已,就是这样。”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面目逐渐因为撒谎而变得扭曲,但是伊尔亚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毕竟他是个不了解兽人的精灵嘛。

只听他又一次向我复述了自己的推论。

“那东西,我只能确定和这东西是同一类的事物,到底是什么我说不清,而且……”

说着,伊尔亚停了下来,皱了皱眉。

“原来你们兽人感到困惑的时候也会做出表情的吗?有意思……”

他说道,虽然嘴挺硬的,但是似乎在获得了和娄鸣极其近似的肉体之后,他反而是对这副肉体饶有兴趣了起来。

“困惑?你是在困惑什么吗?”

我遂问道,他点点头,说道。

“啊,正是如此呐,因为我有些困惑于,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到底是那样东西本身的力量,还是说那样东西上面附着的那些力量呢?”

“诶?可是你不是说是我强烈的愧疚情绪才……”

我没想到他居然会推翻刚刚的结论,于是发话了。

“是啊,只不过你的愧疚情绪是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必要因素,主要因素还是把我困在这里的那样东西,如果那样东西不作怪,你再怎么愧疚也不能把我变成个大胖子,永远不能。”

“这样吗?”

我挠挠头,脑子里突然多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这次我的好奇心战胜了我的扭捏,问道。

“那个,伊尔亚,你知道魔法吗?”

但是我担心伊尔亚无法理解我的想法,于是先问他是否知道魔法的存在。

“魔法?你们这些兽人用的那些术式吗?啊,虽然我在精灵里是诞生的很晚的那一种,但是我倒是知道这东西,怎么了吗?”

“那个,我有一个想法……假设,我是说假设,这东西本身是一个魔法,这个魔法拥有这种能把你变成兽人模样的能力,但是它很被动,就像是皮球一样,需要谁来踢才会动,所以,它被我的愧疚感驱动了,所以才……”

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捏住了我的嘴筒子,并说道。

“你说的这一切听起来都很像是废话,不过……”

他闭上眼睛,全身放出了微弱的光,从他的指尖之中,我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力量,凉凉的,滑滑的,又带着一种岁月的厚重感和一种阴暗又不详的感觉。

这或许就是“精灵”的力量吧?我仔细感受着这种力量,蓦然,我似乎看到了很多博物馆的景象,里面的藏品数不胜数,游客们游览时发出的声音也在我耳边响起,虽然有些嘈杂,但不知怎的不是很吵。

再仔细感受,我居然看到了一副奇怪的图景。

那到底是什么呢……呃,有点像是“人类”那边的新奇玩意儿“地球仪”,但是好像又放大了无数倍。

而我自己却置身于一片黑暗的世界之中,凝望着这个硕大的“地球仪”,这里仿佛没有引力可言,轻飘飘的质感在我的肌肤上下蔓延。

难不成,这就是我们的世界,我们的艾尼莫斯世界吗——受到“人类”说“地球仪”就是他们的世界的等比缩小的启发,我竟然推演出了一个令我感到惊讶无比的论点。

只是,还没等我确认这一点,那“地球仪”之中却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虚影。

我不敢确认那到底是什么,像是兽人,又像是人类,还像是一株植物……总之,是个很混沌,很模糊的东西。

但,尽管那东西本身非常模糊,可我却看到了,那东西上面缠着锁链。

金黄色的锁链。

一种不详的预感像是潮涌一般地涌上心头,刹那间,我睁开了眼,发现那些体会精灵力量而看到的画面,已经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伊尔亚的笑容。

“嗯,你小子真的是个天才啊,虽然听着像废话,但我刚刚又通过我作为博物馆的“精灵”的权限,通过你的话确定了一件事。”

“确定了什么事?”

“原来,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不是那个东西本身,而是那个东西上残留的某种力量,而且我很肯定,那是一种魔法,在这个国家里很多上层社会的兽人才会用的魔法!”

“上层社会的兽人才会用的魔法?”

话我能听明白,但这些修饰词叠加在一起就让我有些大脑宕机了。

什么叫“上层社会的兽人才会用的魔法”?魔法这东西,唯一的门槛就是体内是否有魔力,而刨除体内有魔力的『神裔』和『结缘者』,其他兽只要找到那些依赖于空气中的魔力就可发动的魔法咒语,亦或是在拥有法器,且知晓一些咒语的念法之后,都可以发动——总之,魔法一般是不分阶层的,怎么会有“上层社会的兽人才会用的魔法”这一说呢?

我不理解,很不理解。

“啊?你不知道吗?就是那个你们很多会用魔法的兽眼里的『禁忌的知识』或者『不入流魔法』的那种魔法啊,叫什么……『炼金之术』。”

“什么?你刚刚说什么?『炼金之术』?!”

天呐,他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直接让我整个狼都要炸锅了。

合着我们就算从帕尔森林里出来了,也没有摆脱和『皇家炼金学会』之间的关系啊……

不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的,顶着一副娄鸣样子的伊尔亚对此不以为然,可是,若换成真正的娄鸣,在知道这件事之后,又会采取怎样的措施呢?

兴许会直奔现场,并在到场之前快速想好应对的方法吧。

这很符合他的一贯风格。

不过,娄鸣是这样的,只需要动脑就可以了,可是伊尔亚的话……

也许这次,我要考虑的事情,就有很多了。

毕竟伊尔亚就是伊尔亚,而娄鸣就是娄鸣。

就算他们两个再怎么长的相似……

也不是同一个存在。

……

——以下为汉克诺夫主视角——

不会吧不会吧,这博物馆不会真的闹幽灵啥的吧!?

约瑟夫王子!那可是约瑟夫王子啊!

他真的出现在我们面前了,被我们这边的打斗声吸引而来了啊!

虽然不知道这货是不是货真价实的,但是我唯一知道的是,约瑟夫王子真的死了,并没有活着。

所以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呢?

虽然有些不是很情愿,但我还是向其行礼。

“草民叩见王子殿下!”

“您居然还活着啊……虽然这很惊悚。”

然而那个索尔福尔,不,应该说库博——这或许是他真正的名字吧!库博这家伙反而是非常的放诞无礼,直接阴阳怪气了起来。

“大胆,竟然对殿下出言不逊!你可知你那项上猴头又是谁能保下来的吗?!”

萨拉德一听库博这么说话,那自然坐不住了——老实说,要换成是我,我肯定话都不说直接上去揍这■■东西的!

“自然知道啊,还不是托你们这些皇家的家伙们的福……不过,这种问题你们不用和我说那么多,真是的,啰嗦死了啊……”

“你……”

“且慢。”

然而约瑟夫王子对他的无礼行为毫无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