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戈小说网>总裁豪门>离婚夜,哑巴老公突然长嘴了>第474章 是有急事

顾沛然和她,早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被顾子默给盯上了。

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顾子默这么做,多半还是为了顾氏集团继承人的位置,又或是其他还未得到的目的。

这种像是被当成猎物一样的感觉,真不太好受。

许清瑶莫名地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忽然非常庆幸的是,自己大学的时候并没有事事都听顾子默的,反而是自己会多思考一下,他说的话是对的多还是错的多。

自己能判断就是一件绝对的好事。

不然她和顾沛然或许就这么永远的错过了,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更别说有以后了。

正当她想得入神的时候,床上的言言睡眼惺忪地看着她,揉了揉犯困的双眼:“麻麻,我们,要不要,去看爸爸?”

这还是言言头一回说出这样的话,之前对顾沛然,他好似没有这样的想法,甚至都不愿意叫他。

许清瑶心里微微一暖:“好呀,等之后妈妈得空了,就带你去看爸爸好不好?”

“嗯!”言言的小脑袋用力地点了点,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睡着了。

他身下的位置垫着柔软的婴儿被,几层叠起来的,上面还盖着厚厚的软棉被,这都是许清瑶给他置办的。

毕竟言言还是个小孩子,还不到一岁,跟着她在剧组本身就已经非常将就了,她不想让孩子睡觉都睡不安稳。

好在言言不是那种很闹腾的孩子,除开特别让他反感的事情之外,他不会随便哭闹。

所以这让许清瑶也能夜夜睡个好觉。

言言没几分钟就睡得很熟了,许清瑶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熟睡的小脸,心里感慨万分。

幸亏她和顾沛然结婚了,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不然可能这件事才会一直成为她心底里的一根刺吧。

想到孩子,她又联想到了之前曾颜剖腹产的事情,她好像遗忘了什么东西……

好像自那次绑架之后,曾颜还有她那个男友,似乎就集体失踪了,再也没有听到过关于他们两位的消息。

许清瑶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顾沛然,而是顾子默,她心底里也猛地像是有一股坠感,凉得发透。

顾家现在形式这么复杂,可以说是整个顾氏集团上下腥风血雨,顾氏集团也成为了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充斥着没有硝烟的战争,这种情况下许清瑶就有些担心了。

担心言言。

既然顾子默可以对她下手,那么有一天,他当然可以对言言下手。

许清瑶越想越有些坐立不安,她心底里已经在考虑,要不然就把言言送到林家好了。

至少像林家那样的豪门望族,顾子默也不敢造次,手也伸不到那么长。

正这么想着,房门忽然轻轻地被敲响了。

许清瑶当时心底里警铃大作,有些下意识地联想到是刚刚想到的人。

她有点无奈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子,现在剧组酒店里入住的也都是他们同剧组的人,偶尔会有一些外来的旅客是没错,但是也住不到他们这一层来。

能在晚上敲响她房门的,定然是熟人。

她赶紧去打开了门。

看到的,却是林明煦。

“表哥?”

林明煦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往里探了一眼:“方便说几句话吗?”

“当然,言言刚睡着,我们在走廊说吧?或者去你那里也行。”许清瑶道。

毕竟林明煦也是跟着周洲一块儿过来剧组酒店的,他这段时间都住在这边,所以也有自己的房间。

林明煦思考了一下,看了一眼许清瑶的放门口:“就在走廊说吧,言言刚睡着,我也不放心让他一个小孩儿待在屋里。”

这会儿要去叫施星洲起来的话,也是有点打扰到人家的睡眠了,所以许清瑶没有推辞林明煦的说法。

两人就在走廊的窗户边上,正对着许清瑶的那扇房门,聊了起来。

“我这么晚找你是有急事。”林明煦道。

许清瑶表示理解:“大晚上你过来找我,肯定是要紧事的。”

面对这份理解,林明煦也稍微能松口气:“当然,我说这个消息之前,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是关于你的。”

“关于我?”

许清瑶有点拿不准了,说不定林明煦能说出口的话,确实是让她有点难以接受吧。

不然他也不会这么说了。

她大概猜了一下,几个方面的事情她都已经想得非常完全了,还包括上次和林明煦的花边新闻,这些事她都已经想得非常长远了。

“表哥你说吧,要是真的接受不了,我也会努力调节情绪再想办法的。”

这种积极乐观的态度,林明煦倒是放心了一点。

“是这样,我和粥粥那边,截获到一些图片,但是不知道有没有拦截成功,网上发布的一些我们也都已经撤下去了,我们俩在那边一合计,觉得你应该还不知道这事儿,觉得非常有必要告诉你。”

说着,林明煦在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牛皮信封,递给许清瑶:“看的时候先别生气,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我们也还在查。”

一个信封里装着的照片,还鼓鼓囊囊的,许清瑶也有点好奇。

只不过上次都已经经历过她和林明煦被人编排的事,所以对这种不实的照片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在拆信封的时候,许清瑶相当果断。

只是当这些照片出现在她视线里的时候,许清瑶整个人都呆滞了一下!

“不是,这些照片……是从哪里考古的啊?”许清瑶都气得有点发笑。

照片几乎都是她和顾子默的双人照,有些单人照片是她比较小的时候了,看年份,都该是她小学初中的同学才会有的样子。

林明煦观察了一分钟许清瑶,确定她是真的没有生气,这才道:“截获到的人说什么都不知道,他也是被人收买的,说只需要把这些照片都分发到剧组的附近,让粉丝们都收到就行。”

许清瑶拧着眉头,她心中有了一个非常不好的猜测:“不会是……顾子默吧?”

“这确实像是他干得出来的事,只是你以前的这些老照片,他也有吗?”

“这些他倒是没有,可这些都是可以买的不是吗?”许清瑶越来越焦灼,把照片一股脑塞回了信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