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时分,山洞外瓢泼的大雨总算停歇。山风从裂谷吹过,却不减半分凌冽。

  除了叶左柚外,其他人都没怎么敢睡熟。

  早上天边刚升起晨辉,一行人就先后睁眼。

  叶左柚这一觉睡得很熟,先前的疲惫感也尽数消失。这一点让叶左柚有些惊讶,转瞬惊讶就化成了惊喜,看来他的体力相较之前又有所提升。

  这是一个很好的消息,证明他的身体确实在灵气的滋养下慢慢恢复!

  早上吃的还是昨日烤好的干柴肉。

  叶左柚不是很喜欢干柴肉的口感,但今天或许是因为心情好的缘故,就多吃了好几块。

  一旁的谢毅见了:“看来你恢复得挺好的,胃口都好起来了。”

  叶左柚闻言看向谢毅,谢毅眼底乌青严重,或许是因为受伤的缘故,嘴唇和脸颊都泛着毫无血色的白。

  叶左柚懒得跟谢毅争辩,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根灵芝扔向他。

  谢毅下意识伸手接住,等他低头看清是灵芝后顿时一愣。

  清晨五点直播间的观众并不多,见状都没忍住纷纷声讨:

  【谢毅啊谢毅啊!你看看你这破嘴!】

  【你关心右右能不能好好说话?!】

  【这边建议不会说话就闭嘴。】

  【右右也是真的脾气好,这都不跟谢毅生气,还给他灵芝!】

  谢毅显然也没料到叶左柚竟然会给他灵芝,他没有掩饰自己眼里的惊讶。

  他刚刚说的话叶左柚都不生气吗?

  谢毅长这么大,当然知道自己这张嘴得罪过很多人。

  可他谢二公子是谁啊,他需要在乎别人的想法吗?

  或许是因为周围的人都会生气,所以谢毅就下意识认为叶左柚也会生气。

  谁料叶左柚不仅没生气,还给了他一根灵芝。

  这种感觉太新奇了,以至于谢毅好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直到张明递过来一杯热水,帮谢毅泡好了灵芝,谢毅才说:“你也不必这样,就算你不给我灵芝,我也会好好保护你的……”

  谁想他这话刚说完,叶左柚就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谢毅被他的反应吓到,有些心虚地闭上了嘴。

  他知道叶左柚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他刚刚说这话没问题吧?

  “你这人……”

  “闭嘴!”叶左柚沉声打断谢毅。

  浅褐色的瞳孔再一次被琉璃瞳覆盖,叶左柚集中所有注意力,紧紧地看着他琉璃瞳视线的最远处——

  没有看错!那一团灵气浓得不像话,似乎是觉察到了什么,那团灵气突然停住,蛰伏在一处隐蔽处不动了。

  “它来了!”叶左柚压低声音说。

  一行人皆是一愣。

  夏磊率先反应过来,直接站起身:“那头雄性?”

  谢毅和张明不知道昨晚的事,不明就以:“什么雄性?”

  李峰和蒋蒙脸色也同时一变。

  “妈的,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李峰摸出匕首。

  蒋蒙问:“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见几人都没回答自己的问题,谢毅眉心蹙紧:“你们在说什么?打什么哑谜……”

  “出去!”叶左柚拿起自己的背包,“这里危险!”

  谢毅还想问,蒋蒙却直接把他拽了起来,拉着他就往洞穴外跑。

  眨眼间,几人就出了洞穴。

  洞穴外是一片较为平坦的地势,地面铺满了零碎的细石。

  谢毅被蒋蒙拽得有点猛,出来后也没站稳,差点就摔倒了,他心里有些火,正想抱怨,一转头却瞬间僵愣在原地。

  “那是——”

  距离几人不远处,不知何时出现一座黑色的小山。谢毅觉得奇怪,仔细一看瞳孔猛地一缩。

  那哪里是一座小山?!那分明就是暴虐熊!

  那头暴虐熊身形高大,远远望去就像一座山一般。谢毅错不及防对上了暴虐熊冷幽的目光,心底一阵发紧。

  他见过这种目光,这是野生动物攻击锁定猎物的目光。

  其他人也被惊到,错愕地看着不远处的庞然大物。

  谢毅哑声问:“怎么回事,是我的错觉吗?它为什么比昨天晚上看起来还要大?”

  张明也跟着点了点头。

  【开玩笑吧……】

  【不是说这玩意身长只有六七米吗?我怎么感觉快十米了?】

  【你不是一个人。】

  【它的熊掌都快有我整个人大了……】

  【这真的能打过?】

  同样怀有疑问的还有谢毅。

  倒不是他对自己不自信,正是因为他自信,所以他对自己的能力有一个很清楚的认知。

  如果昨晚他没有受伤,那么现在他和张明几人再加夏磊殊死一搏,肯定是能赢的。

  可问题是……

  谢毅眉头紧皱,他这伤来得太不是时候了,现在只要他动作稍微一激烈,就会扯到伤口。

  即便如此,谢毅也没有表露出自己的担心。

  他是这个队伍的主心骨,如果他都露怯了,其他人肯定也会心有犹豫。

  在战斗中,往往一刹那的犹豫,就已经决定了生死。

  谢毅拿出自己背包里的另一把匕首,就准备战斗。

  忽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你们都往后靠,别打扰我。”

  李峰和蒋蒙同时往后退了一大步。

  夏磊蹙眉:“不需要我辅助?这个距离我的箭也可以到达。”

  谢毅心里刚刚就堆满疑惑了,此时见李峰蒋蒙竟然都听叶左柚的话,他心底那股怪异更甚,眉心蹙起道:“谁需要你上去了?你就乖乖去后面待着,我和……”

  “毅哥别说了。”李峰干脆上前,直接把谢毅往后拖。

  谢毅一时不察,就这样被他拖走。

  旁边的张明都傻了,看着蒋蒙。

  蒋蒙:“你自己走还是我拖你?”

  张明:“?”

  张明也被蒋蒙拖到后方。

  叶左柚计算了一下距离,对夏磊道:“应该不用你帮忙,你们保护好自己。”

  夏磊爽快点头,转身也后退。

  不远处的暴虐熊还是没动,它是最优秀的捕猎者,有着超出常人的耐心。

  同时,它也格外自信,尽管其他人已经退后,可那也还在它的攻击范围。涎水从它微张的齿缝流出,它甚至舒适地舔了一下爪子。

  叶左柚一直在观察这只雄性暴虐熊。

  它比昨晚那只雌性强太多,唯一的弱点是在左前爪处的胸膛。

  这个位置也很危险,如果近战不能以速度取胜,那下一刻很有可能叶左柚就会失去他的胳膊,甚至是性命。

  可越是危险,叶左柚越是沉着冷静。

  暴虐熊一时半会没有主动攻击的想法,叶左柚捡起一块石子,直接朝它砸了过去。

  石子重重地砸在暴虐熊的前爪,它舔毛的动作只顿了一下,随即很快又开始接着舔。

  【它这是做什么?不想攻击右右他们吗?】

  【错,正正相反,它一直紧盯着右右他们,早就把他们当做猎物了。它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右右他们放弃警惕心!】

  【靠,这暴虐熊有点聪明啊……】

  【不行了,尽管知道右右很强,但我还是开始害怕了……】

  叶左柚也察觉到了暴虐熊的想法,他不由弯了一下唇角。

  他性子冷,平时情绪都很少露于言表,加之脸色苍白,除了冷之外,还上了些脆弱之感。此时这么一笑,脸上的冰霜彻底化开,眉眼都变得柔和无比,惊鸿一瞥般摄人心魄。

  弹幕顿时停了一瞬:

  【好帅啊!】

  【右右美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关注点应该在暴虐熊的,但是右右真的!斯哈斯哈——】

  叶左柚脸上的笑转瞬即逝,像是风过无痕。

  谢毅的匕首被叶左柚拿出握在右手,他竟然就这么直直朝着暴虐熊走了过去。

  终于挣脱开的谢毅看见只觉得气血直往头上涌,他想也没想大声喊道:“你疯了吗?还要不要命——”

  叶左柚头也没回,甚至还走得更快了。

  暴虐熊还在舔毛,可它视线的余光已经停在了叶左柚身上。

  一旦等到叶左柚走到最极限的攻击范围,它就会全力一击!

  “叶左柚——”

  变故就在此刻!只见暴虐熊猛地一个翻身跃起,庞大的身躯遮住了阳光,投下了一片阴影将叶左柚全部包裹在内。

  眼看熊掌就要落下,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叶左柚却压根躲都不带躲一下,他将黑气催动,竟是直直地朝着暴虐熊冲了上去!

  暴虐熊显然没料到叶左柚竟然会冲上来,它压根不把叶左柚放在眼里,准备接着攻击。

  可这时,它忽然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暴虐熊下意识往旁边躲开,跳到了另一边的空地。

  叶左柚也没想到这头熊竟然会主动避开,他只是略微停顿了一秒,沉声说:“果然是这样啊,你和那头雌性都有智慧对吧?”

  暴虐熊动作没有停,又一次朝叶左柚袭来。

  只是这次,它似乎有意避免自己胸膛和叶左柚正面接触。

  叶左柚往后翻滚一圈,避开了它的攻击。

  暴虐熊见状,变得更为狂暴,怒吼着朝叶左柚袭来。

  叶左柚竟然一直在躲避,一次都没有攻击。

  所有人都捏着一把汗:

  【不行了,虽然好看但是害怕,我待会儿再回来看!】

  【右右怎么不攻击了啊……】

  【开始担心。】

  “放开我!你们到底想做什么?!”谢毅三番两次被李峰和蒋蒙阻拦,终于忍不住火了。

  “发什么疯啊,让他一个人去对付那头熊,万一他……”

  谢毅声音一顿。

  不知何时,叶左柚竟然跳到了暴虐熊背上。

  “快躲开——”谢毅大喊。

  叶左柚翻身,偏头险险避开了锋利的熊掌,却不想被风吹鼓的衣角挂在了熊爪上。

  刺啦一声,叶左柚的衣服下半身都被拽掉,露出了半截白净的腰肢。

  叶左柚不爽地蹙了一下眉。

  暴虐熊还在暴走,叶左柚却灵活地在它身上接连跳跃躲开了它全部的攻击,还用一种不满的语气说:“你扯烂了我的衣服,作为回报,我来剥了你这张皮吧?”

  话音落,叶左柚右手的匕首直直地插|入暴虐熊的背部皮毛,一个用力一划,暴虐熊厚重的皮毛竟然直接被叶左柚的匕首划破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鲜血涌出,叶左柚又是一跃,从胸背翻身而下。

  可这还没完,只见他用快得离奇的速度冲到了暴虐熊肚子下,又是一刀,像是外科医生手术刀一般精准,直直地将腹部和背部的伤口连接在了一起,形成一个漂亮的伤口线条。

  暴虐熊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第三刀又落了下来。

  鲜血都在它身下流了一滩,可这张熊皮还是没有扒下来。

  没办法,它身形太大了。

  看来只能等它死了慢慢扒。

  叶左柚第三刀划完,就站在了暴虐熊面前,一动也没动。

  “快躲开!”谢毅终于挣脱了李峰和蒋蒙的控制,快步跑来,还不忘提醒叶左柚。

  而此时直播间的观众也紧张得不敢说话了。

  暴虐熊被激怒,也不管什么方法不方法了,直接张开了血盆大口朝着叶左柚的脑袋袭来。

  在它的血盆大口距离叶左柚只有半米时,他终于动了。

  黑气被尽数催发,他用尽全力先一步将匕首刺进暴虐熊胸膛。

  鲜血迸出。

  暴虐熊动作一滞。

  叶左柚拔出匕首,用手将它庞大的身躯轻轻一推:“结束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