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戈小说网>耽美小说>失忆后和妻子的一些事>第1章 你是谁

  我在做梦。

  这是很罕见的,诅咒通常不会做梦,甚至大多根本不需要睡眠。而这个梦却清晰而漫长,我甚至能感受到梦中靠在我肩上那个人类脸上滑落的水痕——冰凉的湿意透过衣服传来,我突然感到莫名的焦躁。

  于是我握住他的手臂把他从肩颈处拉起,露出一张苍白又布满泪痕的脸。具体的面容却模糊不清,我凑近去看,周围的事物开始逐渐消散。

  ——这个梦要醒了。

  这时他抬起头,向我开口,声音脆且冷。

  “你醒了吗?”

  我睁开眼,空气中微哑的尾音与梦中重叠,莫名耳熟,侧眼看过去是个年轻的男孩,跪坐在我身边,看上去面色颇憔悴,眼眶青黑,见我醒来后脸上升起一股喜色,脸颊都似乎红润了一点

  “你终于醒了,都已经十几天了,刚才感觉到咒力振动,就把你从影子……”

  “你是谁?”

  我直接打断他的发言,直视那双睁大了的眼睛,“我能感受到契约,但对你没有任何印象,发生了什么?”

  毫无疑问,眼前这个人类和我有相当大的关系,我能感受到我们之间的契约,不止一种,甚至包含有【灵魂】和【因果】层面的不可逆型,而关于这个人类本身的记忆却完全不存在。不,不仅是这个人类,这次现世后的其他记忆也很模糊混乱,我似乎是从一个人类容器中苏醒,然后……好像还有一个咒术师?之后的记忆都混作一团,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到底失忆这种事本来就不应该发生,我看向眼前的人类,他的脸色变的极苍白,瞳孔收缩,似乎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有这么震惊吗?我皱了皱眉,按说能和我签下这些契约的人应该是不存在的,既然存在于此,那就表明他对我来说具有非常大的价值,且我们之间必然有几乎不可破的信任,出现这种情况直接问他是最高效的。

  至于具体关系倒没什么意义,下属的可能性不大,契约中也没有式神一类的,那他是促成计划的关键?虽然不清楚理由但能感觉到我们交换过【信物】,这个人类重要到这种地步吗?

  我看向对方的左腕,骨质饰物在衣袖下若隐若现,那是……【骸骨】?但我现在的身体也不是正常状态的实体或容器,已经被破坏了吗,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搞清楚情况然后恢复记忆,这个人类可以协助我完成。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他似乎回过神来,声音暗哑了许多,眼睛盯着我,里面除了惊讶焦虑还有些我看不懂的东西。

  “只是这次现世后的一些东西记不清了,先告诉我之前发生了什么,还有把你和我的事情也说一下”

  我盘腿坐起来顺便打量了四周一圈——是间空旷的和室,没什么多余的装饰或器具,身下的榻榻米表明这是间寝房,是这个人的卧室?把诅咒放自己床上也够野,不过这个宽度好像不是一个人睡的……

  一旁的人类正尽力简洁的概括我现世后发生的事情,他的情绪看起来稳定了不少,这样就好,毕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我没有闲心或兴趣去安抚人类的感情,作为契约者参与大业的也必须是能处变不惊的家伙。

  “……一个月前夏油杰残党和其他百余只咒灵集结,攻击了咒术高专,所有人都认为他们的目标是五条……五条悟,但实际上他们真正想要的是祓除你——可能是因为我们之间契约的关系,五条悟是人类,但和我签订【永恒】契约的你却是不死的诅咒,在它们看来更有威胁——本来那些咒灵是能被轻易解决的,但……”

  “但你被背叛了”我笃定的说,注意到他身体轻微抽了一下,“太好猜了,如你所说我们去年四月订了最后的契约,在那之后你收到的任务大概就逐渐减少了吧?”

  “理由是什么不用我说你也清楚,那些废物不可能让和诅咒之王结契的人类活下去,你不会以为自己是咒术师就能幸免吧?就算同期的小鬼们不动手,想杀你的也够多了,那个什么禅院还是五条家,他们应该都参加了刺杀吧。”

  而我在这场混战中因为被特殊咒具击中陷入一定程度上的不可控状态,肉体的存在似乎也受到了影响,把那些杂碎全杀掉后就进入了休眠,他用了很多办法依然怎么都唤不醒我,只好暂时把我放进他的影子里,直到今天感受到力量振动才放出来。

  该知道的大都了解了一遍,但我总觉得还是有什么东西不对劲,好像除了这些以外还忘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可到底是什么事情称得上很重要?那种仿佛不想起来不行的感觉实在烦躁,我扫视着周围思考,却对上了那双眼睛。

  漆黑的,闪烁的,像落着月光的,承载着我一时不能理解的汹涌感情的双眼。

  我又想到他说我是被特殊咒具袭击影响导致这样的,但理论上只要打开【伏魔御厨子】就没有人类或咒灵能在领域内存活,更不用说靠近我——是因为这个人类吗?为了他的安全,我没有打开领域?

  但就算不开领域也不应该被那些垃圾咒术师击中,除非——

  “你叫什么名字?”我看着那双剪水秋瞳,下意识的问道。

  “……伏黑惠。”他略微仰视看我,身体挺直,眼睛里的情绪似乎快溢出来了。

  “那,除了含“束缚”的契约,我们还有什么其他关系吗?伏黑惠。”

  ——除非那攻击本来并不是冲我来的。

  他愣了一下,眼中似乎终于承不住那么多的感情了,所有忍耐的疯狂和悸动都流了出来,像一只被撕去翅膀的蝴蝶,他向我膝行过来,青色的和服布料摩擦地板发出窸窣的声音。

  我看着他——伏黑惠一直移动到膝盖几乎和我的碰上时才停下,然后伸出手抚上我的侧脸,指尖也轻柔的扫过副眼,熟练的像做过千百遍。

  “有的,是人类的契约关系”他又用那种满载着浓重情绪的眼神凝视着我,我忽然就知道了那是什么感情,因为之前大概没有什么人对我倾注展现以这种东西,再加上情况特殊,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他的心声。

  他凑近我的脸,睫毛忽闪像一对黑羽扇,声音一字一顿,指尖冰凉。

  “我们是夫妻,在神社办了婚礼,喝了三三九度杯,立了永恒的契约”

  “你发誓,会和我永远在一起。”

  ----

  [i]Wherefore didst thou not look at me? If thou hadst looked at me thou hadst loved me. 为何你不看着我如果你看着我,你就会爱上我。——王尔德《莎乐美》[/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