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戈小说网>穿越重生>穿越之种田打脸两不误>第55章 尘埃落定

  

  大街上冷冷清清,冷风卷起白日里人们扔的废弃之物打着旋飘过,许荣与沈季尧躲在街道一头,王宝儿与张永张狗蛋则躲在另一头,就等着那作怪之人现身了,王月儿则是留在了客栈照顾小豆米。

  五人已经在此等了许久了,许荣心里始终七上八下的,就怕人不来,白白便宜了那些闹事的人了。

  又心浮气躁的等了好一会儿,大街上仍旧没什么人,许荣实在是不放心,遂问沈季尧:“沈大哥,你说那个人真会来吗,要是他今晚不来,我们也要守一晚上?为什么我们偏偏要在这个时间点来守啊,你怎么知道他会这个时间点来。”

  沈季尧轻声说:“小吃巷的人比我们家开门要晚些,但也只是晚个半刻钟左右,我是这样想的,他们来开门做生意不可能提着一桶粪来,所以就得先找个机会先泼了,现在这个时候街上也没什么人,是最好下手的时机,做完了还能回去睡觉一早起来继续做生意,而且我早上看到的那些粪水也干得差不多了,所以大概就是这个时间点差不多了,你放心,我觉得那个人一定会来。”

  许荣见他分析得头头是道,仔细一想也是这个理,心中不由对沈季尧又佩服了些,他不再多说,而是耐下心性来等着。

  两人躲在一处小摊子后面实在是掖得难受,夜里冷风直刮,好在有个地方能挡一下风势,沈季尧蹲得久了开始犯困,他将头埋在膝盖里,正昏昏欲睡时,街那头突然有个人影提着东西进了两人的视线。

  许荣本也是迷瞪瞪的,甫一瞧见人影瞬间振奋的拍了拍沈季尧,指着人影轻声道:“沈大哥快看,是不是那个人。”

  沈季尧打起精神看去,只见前方确实有个人影,那人影越走越近,手里提了个桶状物,遂说:“估计就是他了,等他要动手的时候再出去,抓个现行才好,也不知道宝儿他们会不会出漏子,希望他们记住我交代过的事。”

  许荣盯着人影小声说:“放心吧沈大哥,宝儿虽然不会说话,但他性格沉稳可靠,有他在,出不了漏子。”

  沈季尧点了点头,盯着前方越走越近的人影,等到了丈余之外,沈季尧总算看清那人的面貌了,这提着一桶粪水晃晃荡荡往前走来的人竟然是他们斜对门卖炊饼的妇人,沈季尧咬了咬牙,看着她走进了小吃巷。

  沈季尧道:“跟上。”

  许荣应了声,小心翼翼的出去躲躲藏藏的跟在妇人身后。

  妇人径直提着一桶粪走到沈季尧的店门前停下,她提高粪桶一手兜住下面正要泼时,沈季尧却猛然喝道:“住手!”

  妇人惊叫一声,手中粪桶哗啦摔在了地上,泼溅了她一身。

  沈季尧与许荣几步冲上去,那边王宝儿几人也冲了过来,妇人见被抓了现行转身就想跑,却被王宝儿们堵住了去路。

  沈季尧走到妇人身后,一股恶臭迎面袭来,他看着惊慌狼狈的妇人冷冷地说:“想不到竟然是你,真是白瞎了我上次请你吃东西了。”

  妇人一脸狠样却浑身发抖,也不知是粪水打湿了身上冷的还是气的,她说:“呸!老娘才不稀罕吃,是你硬要送的。”

  沈季尧无所谓的点点头,说:“也是,自己做的烧饼这么寒碜,确实不愿意吃到比你那烧饼味道更好的东西,估计别人即便不说你的烧饼没有我的鸡蛋饼好吃,你自己也悄悄会做对比的吧,是不是都要把自己气死了?自己做的东西水准不过关,就来找别人的晦气,这主意倒是不错。”

  “你不要脸!”妇人骂道:“这巷子里的人家一人只做一样来卖,你倒好,一口气做个七八样!早饭中饭全包揽了!把我们生意都抢干净了,你让我们吃什么?!泼的就是你家怎么了,你能咋地,臭不要脸的哥儿!”

  “哦,原来是这样。”沈季尧一脸恍悟地说:“那我以后专做大饼这一块好了,正好大饼的好多种做法我都还没一一试过,你今天倒是提醒我了,不能别把其他人生意抢去了,明天我就开始做各种各样的大饼好了。”

  妇人闻言气得咬牙,她恶狠狠的看着沈季尧,被气得不轻,只得不住的大骂他不要脸。

  沈季尧好整以暇的听她骂了半天,才不紧不慢地说:“不要脸的大有人在,跟你这种背后搞小动作的人比起来,我算是小人物了,你自己说说,我该怎么跟你算这笔账,一天起码损失三两银子,你赔吧。”

  妇人色变,大吼道:“做梦!”

  “那好吧。”沈季尧说:“你不赔也行,咱们去监市馆找两位监市来评评理,看看这是谁的不是,到时候他要咱们怎样,咱们就怎样。”

  妇人一下就慌了,若真让监市知道了她的行为,怕是要把店铺收回去了,妇人抖得更加厉害了,紧紧攒着拳头不说话。

  沈季尧冷哼一声,说:“现在你知道怕了?你一念间让我亏了一整天的生意,不过也几两银子,不多,不过我一念间就可以让你身败名裂,也可以整得你在这条街待不下去,我还能明确的告诉你,寻我晦气,不论你以后做什么吃的来卖,我都能做出比你做的东西还好吃的来抢你生意,你信么。”

  妇人脸色惨白的看着他不说话,沈季尧做的东西究竟多好吃,多稀奇她是看得见的,且这人心思不是一般的密,就凭自己这点心思,哪里能算计得过他,是以才会轻易被他抓了现行,妇人越想越怕,也越发的恨沈季尧,根本不想向他低头,遂紧咬着下唇,狠狠的看着他不说话。

  沈季尧本是故意说来让她主动认错解决此事,见她死不认错,遂说:“有脾气,那咱们明天就监视馆见,怎么处置你,由他们来定夺,许荣,把她先带回去,咱们抓了个人赃并获,可别把人放跑了。”

  许荣上前去一把抓住妇人的衣裳,说:“走。”

  妇人这才知道怕了,忙哀声求饶道:“沈小哥,你行行好,都是我的错,我再也不敢了,求你不要把我送去监市馆,我们一大家子还靠着我养活呢,求求你了,我给你跪下,只要你不把我送去监市馆,要我做什么都行,你行行好啊。”妇人说着真就扑通跪到了地上,嘴上仍旧不住的在求饶。

  沈季尧面色缓和了些,要的就是这妇人认错,即便是口服心不服的认错他也能接受,虽说这妇人确实是很讨嫌,不过现在粪水泼到了她自己身上也算自食恶果了,如今错也认了,他没必要做得太绝,毕竟想赚钱养家糊口的并不只有他一个,但要沈季尧这么轻易就放了她自然不可能,遂说:“要放过你也简单,去把我店门外的地打扫干净,明早我来的时候不想看到还是这个样子,也请你以后别再来找我麻烦,不然我即便是拿不住证据,也不会让你好受,不只是你一人会玩阴的。”

  妇人听了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却仍旧一脸感激的点着头应了,沈季尧这才叫着几人回去休息了。

  几人在这里倒是狠狠的出了口气,而独自待在村里的蓝千珏却无比担心。

  本是按时回去的几人突然一个都没回去,且到了这大半夜仍旧没见一个人回来,这让人怎么能不担心。

  粮仓里的油灯被四周缝隙里吹进来的风吹得摇曳不定,蓝千珏两肘支在膝上,佝偻着背坐在床上抱着头等,等到三更天都快过了仍旧等不到人来,他心里乱得要命,生怕他们是在镇上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回不来。

  六七天未曾见到沈季尧了,他跟小豆米的情况都是听许荣给他说,现在一个都不回来,音讯全无,这让他一直坐立不安,就生怕他们两在镇上被人欺负了去,可恨老爷子这些天竟总是装病赖在家中,让他脱不开身。

  蓝千珏越发不安,屋外一点动静都会让他起身去开门看,等了片刻什么都等不到后,只得再次失望的回屋。

  黑蛋仿佛也感受到了蓝千珏的烦躁,本是乖乖趴在地上的,现在也跟着在蓝千珏脚边打转,如今黑蛋已经长成了半大的黑狗,平日里机灵得很,对时常弄好东西给它吃的沈季尧十分忠诚,这么久没见着沈季尧了,连日来也比平时温吞了许多。

  它绕着蓝千珏的脚转了好半晌,随后突然仰头狂吠出声,直把焦虑不安的蓝千珏吓得回过神来,蓝千珏握着拳想了想,突然说:“我们去镇上找季尧。”

  “汪汪汪!”黑蛋仰着脖子叫了三声,随后几步跑到屋门边人立起来去挠门,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

  蓝千珏起身来将黑蛋放出屋,屋外一片漆黑,头顶苍穹隐隐有淡蓝色,适应黑暗后能大概辩物,屋后的山体树影婆娑,静谧且孤寂,蓝千珏此时此刻越发的想见到沈季尧,遂上前去拍响了主屋的门。

  片刻后屋里响起老爷子不耐烦的声音,说:“来了!大半夜的,催命。”

  门甫一拉开,蓝千珏便推开屋门进去,屋里油灯都没有吹,老爷子实在是奢侈享受,睡觉还点着油灯,蓝千珏也不跟他计较这些小东西,他走到一边去给老爷子收拾他的衣服一边说道:“你现在就回去你的院子里住,我去接季尧跟孩子回来,你在这里,他不愿意来,所以只得委屈你了。”

  “不来最好。”老爷子一脸不屑地说:“我不走,我住我儿子家不行吗,我把你拉扯大,谁敢多说一句不是。”

  蓝千珏冷冷的转过头来盯着他,说:“由不得你。”

  他几下将老爷子的衣服收好,一把抓上锁匙,走到老爷子身边,声音毫无起伏的说:“走,我送你回屋。”

  老爷子侧头去怒目而视蓝千珏,吼道:“你这不孝子,我还病着,我不回去!我生你养你,在你这儿住几天都不行了?”

  蓝千珏眉头一蹙,二话不说一把抓住老爷子的手臂将人拖起来往屋外拖,一旁的黑蛋低吼着也上来咬住老爷子的裤腿将他往外拖。

  老爷子震怒于蓝千珏竟要动手将他赶出去的行为,遂不停的骂他不孝子,孽障等话,饶是如此,他还是被蓝千珏拉出了屋子。

  蓝千珏将他拉下院子,随后把衣服塞给他,几步跑回来给门落锁,黑蛋在院里兴奋的绕了几圈,见蓝千珏走了过来,立马一溜烟的往外跑去,蓝千珏几步跟上,刚下了院子却被老爷子堵住了去路。

  他愤怒的吼道:“你敢走以后就别再认我做爹!”

  “你随意。”蓝千珏说:“你是做爹的,我也是做爹的,不过我更爱我的儿子,而你,只为了自己的面子便要将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做得你满意了,你夸,做不满意,你却从不会包容,你只顾着自己,不过我今后都不会再奉陪你这样的行为,我想为自己活,而不是为了你的面子。”

  蓝千珏说完几步跳上周围的路埂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老爷子气急败坏的在原地狠狠叹了口气,怒其被一个哥儿左右摆布,只得气哼哼的摸黑回了自家。

  蓝千珏一路疾步走出村子,周围一片模糊,黑蛋乌漆摸黑,只听得到它喘息的声音,不仔细看还找不到它。

  一人一狗急匆匆的到得镇上,蓝千珏站在虽然干干净净却臭气熏天的店铺门前,心中隐约知道沈季尧应该是遇上了什么事,蓝千珏的心瞬间揪了起来,生怕沈季尧已经受了欺负,遂直奔许荣他们曾说过的客栈而去。

  现在快到四更天了,街上静悄悄的,偶尔窜出一只野猫,黑蛋看了汪汪叫着想去撵,又被蓝千珏喊住了。

  镇上客栈只开到子时,现在已经关门了,只余两个灯笼挂在屋檐下,照亮了一小片地方,蓝千珏于门外站了片刻后在石阶上坐下,打算等沈季尧出来,他不知道他们一行人还在不在这家客栈,但他现在无处可寻,只能在这里等。

  黑蛋本是兴奋的在四周绕圈,见蓝千珏坐下后,也跟着跑来蜷缩在了他腿边。

  街上黑洞洞的,宁静异常,蓝千珏本是浮躁的心逐渐静了下来,片刻后坐在石阶上慢慢睡着了。

  打更的绕遍了整个镇子,再次绕到客栈外时已经是五更天了。

  蓝千珏被打更的铜锣声惊醒,他抬手一抹双眼抬头看了看天色,这时间正巧是他们从家出发来镇上的时间,走到镇上若是走得快大约半个时辰就到了,看来沈季尧他们也快出来了,思及此蓝千珏不禁振奋了许多。

  半个时辰后,客栈门被拉开了。

  蓝千珏立马起身去看,是店小二。

  店小二怪异的瞧了他一眼,说:“大清早的,别挡在门口,挡了我们的财神爷,你负责得起吗。”

  蓝千珏二话不说走到了客栈对面的屋檐下去站着,黑蛋也跟着跑了过来。

  客栈里渐渐亮堂起来,小二在摆桌椅板凳,蓝千珏一瞬不瞬的盯着里面看,几息后,黑蛋突然汪汪直叫,尾巴可劲的摇着冲客栈跑去了,蓝千珏瞬间便知道应该是黑蛋知道沈季尧下来了,于是也跟着跑了过去。

  沈季尧一行人刚巧下了楼往门外走来,便见一条黑狗跑进了客栈,沈季尧瞪了瞪眼,疑惑地说:“黑蛋?”

  “呜呜,汪!”黑蛋兴奋的呜咽着上前去围着沈季尧打转扑腾。

  “真是黑蛋?!”许荣说:“它怎么到这里来了,难道蓝大哥也来了?”

  沈季尧闻言心中一愣,随即心有所感的抬头看去,蓝千珏就站在门外。

  蓝千珏见他没事,心瞬间安了,他声音有些发颤地喊道:“季尧。””

  “千珏。”沈季尧一愣,随后抱着小豆米向着蓝千珏几步跑过去,还没站稳便被蓝千珏一把抱入了怀中,小豆米夹在两人中间,见到蓝千珏后很是兴奋的啊啊直叫,黑蛋跑来在两人身边打转,不时跳起来扒沈季尧。

  那边几人看得莫名有些眼眶发热,纷纷站在一旁看着。

  ……

  君再来食馆内。

  沈季尧将一切做早饭的食材准备好后,端出淘米水去又冲洗了被泼了粪水的地方一遍,那股味也渐渐淡了。

  许荣他们则将这两日的事给蓝千珏说了,蓝千珏抱着小豆米一副沉思的模样,显然很是不痛快有人这么欺负他,但这事沈季尧已经做主解决了,他也不能有什么想法了,只暗暗觉定以后再也不留他一人。

  天逐渐亮了,店里也来了客人,沈季尧与蓝千珏还没好好说上两句话,就忙了一通,直到中午点人少了,才有空在灶房里说话。

  蓝千珏给一份炒饭配好菜后递给沈季尧,说:“老爷子我已经送回去了,你可以带着儿子一起回家了。”

  “好啊。”沈季尧翻炒着菜,说:“不过家里的被褥床单都得洗一遍,晚些去买一套新的先用着。”

  蓝千珏自然是没意见,心中也踏实了。

  这段风波过后,两人越发腻歪了,彼此都懂得了分离多难受多心神不安,如今只想天天凑在一块儿。

  日子像没经历过之前的事一样,又开始宁静平和下来,天气也逐渐好了起来。

  小豆米的身板也长开了,剃过好几次的胎发如今长得十分好,衬着他白嫩的小脸与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十分招人喜爱。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时值万物复苏之际。

  家中的一切都步上了正轨,地契的事也处理好了,沈季尧为此还特意请了杨三震来家中吃饭,就是想请他为他们保密关于土地的事,他们的地在什么地方不能告诉任何人,若是真被发现了再说,这样做也是为了以后不被人悄悄的去破坏。

  好在杨三震为人爽快厚道,答应了他们,且在地契拟好之后也没出过什么问题,这让沈季尧安心不少。

  沈季尧的生意越做越好了,好到有酒楼想来专门收他的其中一样早饭的做法,沈季尧随即将刚想做的香菇鸡肉粥与鱼片粥以一百两的高价卖给了酒楼,那酒楼本是不愿意,但沈季尧当日只试着做了一次鱼片粥买,只卖这款粥,便赚了三两银子,那酒楼的掌柜立马二话不说掏出银子来将其买了。

  这一下可不得了,镇上的酒家都几乎知道了沈季尧用一道粥点卖出了一百两的高价,同行对此嫉妒万分,而食客们则是纷纷拥至酒楼去想尝尝味道,且尝了都说好吃,虽说价格贵了些,但人们爱吃,也舍得花钱来买,酒楼的生意也因着这两款粥红火了许多日子,这让同是酒楼的同行羡慕的同时,也打起了沈季尧的注意。

  其他酒楼想以每月百两的价格请沈季尧去掌勺,却被沈季尧拒绝了,众人见请不了他,于是又想给他买一样食物的做法,沈季尧却怎么也不肯说了,这让那家买了两样粥的做法的酒楼很是高兴,还不时的请他们去酒楼小坐吃饭。

  而对卖食谱一事,许荣他们则十分不解,为什么要将食谱卖给酒楼,自己做岂不是更好,估计会赚得更多。

  沈季尧则说:“没关系,反正我还有很多粥系,等以后咱们买了鸭蛋来腌皮蛋来做皮蛋瘦肉粥,我觉得那款粥会更受欢迎。”

  “原来如此。”众人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

  沈季尧笑了笑,说:“明天休息,上次撒下去的菜也该打理下了,等天气暖和了就把地里的菜都收了,就可以种辣椒跟豇豆这些蔬菜了。”

  几人闻言纷纷点头,私下聚在一块儿的时候却开始好奇起沈季尧哪里来的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菜种,许荣一听,一巴掌拍在了说这事的张永的头上,说:“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沈大哥让咱种什么,咱就种什么,你少思考这些东西。”

  张永一脸悻然,此后也没人再提此事了。

  第二日一早,一群人便下地去打理满地的蔬菜,等打理好了地中的蔬菜后,因为太累了第二日同样在家休息。

  沈季尧光着肩膀坐在床上数银子,蓝千珏被银钱叮叮的撞击声弄醒了,他见沈季尧光着肩膀背对着他不住捣鼓的东西的背影,遂坐了起来,伸手去捞来衣服给他披上,十分自然的凑上去吻了吻他的脸颊,说:“在数银子?”

  “嗯。”沈季尧将小匣子摆到蓝千珏面前让他看,笑着说:“加上前天卖的两个粥钱,咱们一共赚了三百多两了,算不算半个有钱人了。”

  “算。”蓝千珏从后面抱住沈季尧的腰将他揽入怀中,笑道:“等再存几个月银钱,咱们就去镇上买一间小院子在镇上住下,这样就不用来回的跑了,做生意也方便得多,你最近都累瘦了许多。”

  沈季尧将银子一一放进匣子里,说:“再存几个月,等我的菜种出来,我打算直接买个客栈或者酒楼来做,目前做这个小吃只是因为我没有食材,一直做这个不是个办法,时间久了就没什么新鲜感了,我打算开个酒楼,早饭与炒菜都做,你说呢。”

  蓝千珏吻着他的耳廓,说:“都听你的。”

  沈季尧眯了眯眼享受着他的亲吻,轻声说:“你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咱们现在有本钱了,我们可以去做。”

  蓝千珏低声说:“只想跟你和儿子在一起。”

  “我说的是做生意方面。”沈季尧说:“从前有没有打算过要做什么生意。”

  “没有。”蓝千珏说:“有你在,我还能想到什么赚钱的生意做吗。”

  “倒也是。”沈季尧老实不客气地说:“跟着我混,保证你能发大财。”

  蓝千珏笑了笑,不置可否。

  这几日沈季尧做生意时常是做几天便休息一天,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原因无他,而是他这些天正满山满岭的带着几人去找椿菜,野菜,打算用来做成凉拌菜去店里卖,反正这些野物不要钱,多发展一项菜,就是一份钱。

  短短几日,山上刚抽苔的新鲜蕨菜,椿菜,各种野菜全被沈季尧收了个遍,稍微加工一下,中午炒饭的配菜就全有了。

  对于做凉菜沈季尧也略有心得,焯过后撕开来泡在米水里的蕨菜用来凉拌很是好吃,椿菜则是用来炒鸡蛋或者焯了凉拌,野菜也多是以拌凉菜为主,来店里的人纷纷被椿菜的香味吸引住,中午来吃炒饭时不论这几样野菜有多贵都会点上一份尝尝鲜,用这些凉菜就着炒饭,简直是说不出的美味。

  只是可惜了蕨菜里面没有豆豉,若是有豆豉的话会越发好吃,思及此,沈季尧突然又想到了一样以后要做的食物,遂拿出他自制的小本子来写上了豆豉,等天气再好点,地里的菜都熟了之后,就可以开始种黄豆辣椒了,对此,沈季尧十分的期待,只要种出一批菜来,他就能开酒楼了,与此同时,他心里的另一个计划也逐渐成型了,只等着酒楼开了生意一旦好,便立马实行。

  日子被沈季尧规划得井井有条,几人跟着他们两越过越好,不过有了些银子后,他们越发的招村里人羡慕嫉妒了。

  这日,沈季尧刚刚给最后一个客人炒好饭,便听许荣在外面喊道:“沈大哥,苏小哥来找你了。”

  沈季尧闻言端着饭出去,正瞧见苏烨满面春风且略微羞涩的看着他,沈季尧笑了笑先跟他打了声招呼才去将炒饭端给食客。

  沈季尧走过来笑着问:“看你心情那么好,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

  苏烨点了点头,磨蹭了半响后说:“我跟张大哥要成亲了。”

  “啊?”沈季尧楞了,他怔怔的看了苏烨半响才把那话消化,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略显惊讶地说:“真的啊?那简直太好了,你奶奶总算是同意了,定在哪天成亲啊,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祝贺你们俩。”

  苏烨笑着点了点头,说:“就在十日后。”